连载1
作者:和君集团合伙人 集团管控专家 王绍凯

话题缘起:

最近很多小伙伴都在问我:都说互联网时代了,企业都“自组织”了,“管控”思维还管用吗?是不是应该抛弃?大型组织尤其是集团型公司如何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环境?它们会像白垩纪的恐龙吗?……

一句话,在互联网+这个大商业背景下,我该如何设计我集团的管控体系,传统的集团管控理论还适用吗?

鉴于上述问题,笔者决定开辟此专栏,和那些对集团管控这个话题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块聊一聊集团管控理论和实践的最新发展。


第一话:我们先来揣测一下大型企业组织的未来命运——互联网时代是小组织之天堂、大组织之墓地?

的确,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个体充分崛起的时代,也是小企业可以迅速绕过传统大企业精心构筑的“马其诺防线”而迅速崛起的时代。

为什么在过去的时代,大企业能一统江湖,并维持着长久的地位?原因在于稳定而成熟的发展环境中,大企业可以依仗雄厚的资本、长期的经验积累和庞大的忠实用户同新兴后辈打一场消耗战。

但在一个快速变迁的时代,速度已经替代规模,成为决胜未来的重要因素。这使得那些“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的U盘式小企业可以通过互联网与整个世界极速连结,自由灵活地参与全球产业分工。于是乎,近些年来个体公司、个人工作室、自媒体等各种形式的互联网化小公司群体性崛起,打响了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让传统大组织企业惊呼:世上无难事,只怕有“新”人!

于是有人进一步推演出这样的结论:非常大的组织实际上已经不太适应现在的互联网社会了,大公司将会像白垩纪的恐龙般走向灭绝。

未来果真会如此预测般演进吗?

笔者盘点下来,得出“互联网时代是小组织之天堂、大组织之墓地”结论的核心论据其实只有一个,当然也是最致命的一个,那就是:“传统工业组织,更多的是高层发生决策,而中层负责控制,底层负责执行,是一种中央控制模型。但是当组织十分庞大的时候,面对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社会,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有可能出现任何意想不到的问题。这时候更多的是要求组织快速的反应,立马作出调整。

而传统组织的弱点恰恰是反应速度很慢。这种慢不是因为信息传播速度慢而造成的,而是因为决策速度慢。它需要由底层反馈,中层传导,高层进行决策,然后再原路返回,由底层执行。且不说信息在传到的过程当中,可能发生变异,单是决策速度就已经慢很多拍了。”——而这些大组织的劣势恰恰是互联网化小组织的核心优势。

针对上面的这条论据,的确是狠狠地打中了传统大组织企业的命门要害。然而,笔者此刻也要代表广大读者问上一句:难道由此就可以给大组织判了死刑吗?

诚然,传统工业时代的大型企业集团普遍采取的是金字塔式组织形式、规范甚至刻盘地遵循等级森严的层级管控模式、讲求母(公司)尊子(公司)卑这样的管控伦理——这些做法显然已经在互联网时代里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但是,对于大组织企业而言,除了“等死”之外,是否还有另外一条生路呢?

我想一定是有的!

那就是:以企业集团为代表的大型组织要勇于自我革命(小平同志说的好:改革也是一种革命),不单在思维和商业模式上要互联网化,更要在内部的组织结构、层级关系、运行模式、人才管理、激励机制、流程制度等方面迅速互联网化。

当传统大企业内部互联网化改造完成之时,“大与小之争”将成为一个伪命题,因为届时,在大的集团架构之下,本身就存在一批在核心价值观引导下的、依托内部若干公共服务平台的、活跃的小组织的集合体。而且,互联网化越彻底的大集团,越有巨大的吸引力去吸收和兼容外部的小组织前来投靠,使得小组织感受到内部创业的收益远大于外部创业,并且风险更低——大组织和小组织将实现完美的融合!

所以,我们的结论其实已经十分明确:互联网时代,大组织非但不会消失,而且主动进行自我互联网化改造了的大组织将会获得新的生机!

其实,“长大”是个永恒的主题。小组织终将会长大,不论它有传统的基因还是互联网的基因。今天的互联网小公司也很快会遇到“成长的烦恼”。摆在小企业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自己努力成为大组织,要么最终投靠一个大组织(当然是互联网化了的大组织)而存在。

除前述之外,笔者还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在互联网时代,大组织非但不会消失,并且还将是未来的主角。

互联网时代,小企业相比大企业的核心优势就是机动灵活,这使得它们可以最快捷地相应用户的需求。其实我们忽略掉了一点,那就是企业作为人类实施经济行为的重要组织载体,其存在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彼此间的争斗,而是要作为人类开发自然开发宇宙,不断满足人类越来越庞大的物质和精神需求的平台,这可不是靠叫几句“亲”就能解决了的,其根本上需要有能够大规模组织人力物力、大范围调动各类资源、大尺度协同的超级大组织才能保证——这本身并不违背互联网精神,互联网也只有在足够的广度上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其范围经济效应。

当传统大企业互联网化进程整体完成之时,也将是互联网小企业的优势消失之日;届时,大规模、大尺度、复杂化的互联网式运作将成为未来新的竞争壁垒——那将迎来互联网化大组织的时代!